您好,欢迎来到尼采手机官网! QQ登录 新浪登录 免费注册

4G时代,VoLTE商业化推进困难重重

 作为LTE时代的最佳语音解决方案,VoLTE正在全球范围内加快商用步伐。4G时代,LTE网络不再区分电路域和分组域,统一采用分组域架构,因此,LTE语音解决方案已成为运营商亟待解决的难题。目前,LTE的语音解决方案主要有双待机终端、CSFB以及VoLTE。其中,VoLTE被认为是最理想的“终极”解决方案,但是VoLTE对于网络的全面覆盖以及终端都有较高的要求。目前,全球主流运营商都在推动VoLTE的发展,虽然仍然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但是LTE语音向VoLTE迈进却是必然方向。

 移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创新型数据业务出现在人们的社交生活中,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用微信联系好友,也可以在微博上和粉丝互动。然而,作为沟通最基本的方式,语音业务一直是无法被替代的通信业务,这也是运营商最先考虑满足用户需求的业务。进入4G时代,作为LTE的终极语音解决方案,VoLTE能缩短4G用户之间的通信等待时间,为用户带来更高清的通话质量和更好的音视频通话效果。不过,运营商在推进VoLTE时仍面临众多挑战,进展也不如预期那样乐观。
 
三大LTE语音方案对比
 
随着我国三大运营商开始提供4G商用服务,以及4G在全球的规模化发展,4G时代正在加快步伐向我们走来。然而,不同于2G和3G网络采用电路域提供语音业务,纯LTE网络不再支持传统的电路域语音解决方案,这使运营商在选择语音解决方案上犯了难。目前,双待机终端方案、CSFB和VoLTE是业界的三种主流LTE语音解决方案。
 
基于双待机终端的语音解决方案,即双待机终端同时待机在LTE网络和2G/3G网络里,通话时可以自动选择利用2G/3G模式进行语音通信。这种方案成熟度高、网络改造幅度较小,是众多运营商乐于选择的一种语音过渡方案。
 
CSFB方案即用户通话时,从LTE网络回落到2G/3G的电路域,并按照电路域的业务流程发起或接听语音业务。CSFB方案技术实现简单,对原有网络的改造量小,但是延迟相对较大,是包括AT&T和DoCoMo在内的众多WCDMA运营商倾向于选择的国际漫游主流方案。VoLTE是运营商在LTE发展较为成熟时解决LTE语音业务难题的终极方案。
 
与前两个方案不同的是,VoLTE完全不需要2G/3G网络,但VoLTE是基于IMS(IP多媒体子系统)的语音业务,需要在LTE网络上部署IMS系统。在LTE发展初中期,运营商若要提供VoLTE业务,需要配合采用SRVCC以保证语音业务连续性,在LTE发展较为成熟时期,运营商可采用全VoLTE方案。
 
VoLTE将借优势迎来光明
 
尽管VoLTE目前发展还面临众多棘手的问题,且商用进展也不是很乐观,但是VoLTE仍然在承载全IP网络的语音业务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
 
从无线网络演进趋势来看,2G、3G、4G多网络共存使得网络和运营的复杂度极高,这种局面最终将逐渐消失,网络全IP化的趋势需要VoLTE。
 
从运营商的角度来看,VoLTE不再需要一个单独的语音网络, 可降低语音传输70%左右的成本,有益于运营商提高收益。同时,在经历了2G、3G时代VoIP业务被蚕食的痛苦之后,电信运营商势必会借助VoLTE全力争夺语音业务市场。
 
从用户需求来看,用户对高清语音和视频通话的需求强烈,VoLTE可以借助LTE网络的优势缩短电话连接时间,提供更好的音视频质量。目前,多个主流运营商在2014年上半年已宣布VoLTE计划,同时伴随VoLTE产业链发展瓶颈逐步被打破,可能触发VoLTE的全面发展。据Strategy Analytics预测,2018年全球VoLTE用户产生的通话时长将占全球移动用户总通话时长的10%。
 
VoLTE商业化推进困难重重
 
目前,大多数运营商对于VoLTE的态度仍是犹豫不决,VoLTE商用进展普遍比较缓慢。据GS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5月,全球仅仅只有8家运营商提供正式VoLTE商用业务,包括Verizon在内的多家主流LTE运营商都一再推迟其VoLTE商用计划,运营商对VoLTE的信心似乎不如预期那么足。造成目前这种局面的原因是VoLTE还有一些问题亟待解决,包括网络覆盖水平、产业链发展瓶颈、SRVCC技术成熟度、互操作和互联互通、OTT的竞争等。
 
首先,网络全覆盖的压力和终端尚未全面普及是运营商实施VoLTE的最大阻力。LTE连续覆盖可以保证VoLTE服务地域连续性,VoLTE产业链的配套发展可提供更多终端选择,最终提供良好的用户体验,促进VoLTE良性发展。以韩国为例,其国内三大运营商均已商用VoLTE,且VoLTE用户已突破千万,其中的主要原因是韩国三家运营商的LTE网络均已基本实现全覆盖,无需考虑语音业务在LTE与2G/3G网络之间切换的问题。同时,三家运营商均在商用时同步推出支持VoLTE的LTE终端,并通过软件升级等方式使原有终端支持VoLTE。然而,目前全球大多数运营商的LTE网络还不能实现全国覆盖,VoLTE终端更是少之又少,在这种境况下,运营商一再推迟VoLTE商用计划也是必然的。
 
其次,作为与VoLTE配套的技术保障,SRVCC技术标准还有待继续完善。SRVCC可在LTE网络覆盖不足的地区实现用户在LTE 网络和2G/3G网络之间的平滑切换,保障用户体验。这意味着即使没有LTE覆盖,SRVCC技术的成熟能让运营商在没有实现LTE全覆盖的情况下也能放心地推出VoLTE服务。同时,VoLTE要想快速普及,不同运营商网络间的互操作、互联互通问题也需要很好解决,以保证终端、网络和设备之间的良好兼容,并可支持运营商间的漫游服务。
 
除此之外,运营商虽然想借助VoLTE抗衡OTT,但需解决资费设计和业务创新等问题。资费是OTT业务最大优势,其业务几乎是免费的。运营商推出VoLTE业务需要付出大量的网络改造和终端更新成本,但为了富有竞争力并不被OTT业务边缘化,语音及其增值业务的收费模式和确定收费标准是运营商必须谨慎考虑的。同时,为了应对多变的OTT业务形式,运营商还需要结合VoLTE的优势,考虑VoLTE业务和其他业务的融合创新,提供OTT难以提供的语音邮箱、漫游、互联等服务,这样才能在资费不占优的情况下吸引用户。
 
我国三大运营商LTE语音方案选择
 
中国移动2G网络覆盖较好,而TD-SCDMA网络性能和市场发展均不占优势,中国移动选择双待机方案和CSFB方案都存在难以保证LTE语音业务质量等问题。因此,中国移动对于VoLTE的态度最为积极而明确。2013年6月,中国移动就发布了VoLTE白皮书,明确将VoLTE作为LTE语音目标方案,并制定了详细的部署计划。中国移动期望VoLTE能成为全球语音主流方案,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音视频业务。
 
中国电信面临CSFB标准与CDMA网络兼容性和互操作等问题,对于VoLTE的态度也较为积极。作为全球最大规模的CDMA运营商,中国电信的VoLTE演进路线将与全球主流CDMA运营商保持一致,首先通过SVLTE双模终端,采用LTE和CDMA分别提供数据业务和语音业务,在LTE网络覆盖达到一定程度时,逐步推进VoLTE。
 
中国联通的3G发展相对较为成熟,因此对于VoLTE的需求不如移动和电信迫切,态度并不积极。中国联通可能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会以CSFB作为主要的LTE语音方案,以相对较小的网络满足用户高质量语音业务的需求。
 

本文原创地址:http://www.nicaikj.com/article-1065.html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