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尼采手机官网! QQ登录 新浪登录 免费注册

中国电信对未来VoLTE思考的部署

 回首2014年的第一季度,在全球商用VoLTE的运营商名单里还只有韩国的KT、SK Telecom、LG U+,德国O2等6家(数据来源GSA统计报告)。进入第二季度,美国移动运营商TMO抢在竞争对手AT&T前一天在5月22日正式发布了VoLTE商用业务。6月份,日本运营商NTT DoCoMo和KDDI也相继推出了VoLTE商用服务。此外,还有多个T1运营商宣布了在今年商用VoLTE的计划,这其中包括了美国Verizon和中国移动等运营商。因此,2014年将被认为是VoLTE大发展的元年,同时VoLTE业务对中国的移动电话用户也是渐行渐进。作为国内三家运营商之一的中国电信会如何在CDMA/LTE网络部署VoLTE业务呢? 

 中国电信部署VoLTE的市场驱动力
 
随着2013年12月4日工信部向国内运营商发放三张TD-LTE牌照,中国的移动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近日,中国电信公布了6月份及上半年的业务运营数据。6月份中国电信移动用户减少98万,上半年累计减少534万。对于用户数下滑的原因,中国电信表示,2014年上半年移动用户出现净流失主要由于竞争对手推出LTE服务及加强营销推广,加剧市场竞争。竞争对手利用TD-LTE牌照与其移动网络制式的优势,领先抢占了LTE市场先机。
 
另外,在今年6月份的GSMA亚洲通信展上,中国移动发布了VoLTE白皮书。中国移动CEO李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中国移动将在年底商用融合通信。届时,中国移动一定利用包含VoLTE的融合通信业务反击OTT互联网业务对其移动语音和短信业务的冲击,同时又具备了对国内其他运营商的差异化竞争利器。
 
在LTE发展的起跑阶段,中国电信无疑处于了落后的位置。如果在后续的VoLTE语音和富通信(RCS)等领域再出现竞争力缺失,竞争形势事必会变得更加严峻。如何迎头赶上缩短差距?6月27日,工信部批准中国电信在16座城市开展LTE FDD和TD-LTE混合组网试验。值此契机,中国电信建设可规模商用的LTE精品网络,扩大品牌宣传并大力发展4G用户。后期在LTE业务方面,更应规划定位VoLTE和RCS是4G时代的基础通信服务,与其他移动运营商相比不要存在业务产品的短板。 同时,利用VoLTE/RCS电信标准统一的优势,积极与国内外运营商完成VoLTE/RCS互联互通,形成类似欧洲G5一样的RCS联盟,培育有利于包括中国电信自身在内的移动运营商整体的良性商业生态环境,通过电信业务增值移动互联网特性和控制数据管道等独特优势共同与OTT展开竞争。
 
中国电信部署VoLTE的原则
 
根据国外媒体报道,Verizon Wireless计划在2021年关闭其2G和3G CDMA网络。AT&T Mobility也已经表示,将于2017年关闭旗下2G GSM网络。
 
由此可见,伴随无线移动网络的演进发展,运营商也规划了其2G、3G网络的退网计划时间表。当中国电信的移动语音业务承载完成了从CDMA网络CS域向LTE和IMS网络的演进发展,CDMA网络继续在网服务时间的长短也就提上日程了。中国电信和其他运营商一样,对未来VoLTE网络投资建设也应考虑这个关键因素。在VoLTE网络架构设计之初,务必确立的原则是最大保护对网络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因此,建议VoLTE建设原则主要关注以下两点:
 
1)尽量避免对CDMA现网做任何升级改造,不对现有的设备提出新的需求
 
2)尽量避免VoLTE网元开发适配CDMA网络的协议和接口
 
能够满足以上要求,既可以保障投资的长期回报,也可以规避CDMA网络改造对现网用户产生的影响,保障其业务体验和用户满意度。
 
中国电信部署VoLTE的关键点
 
根据移动通信市场竞争形势、中国电信的现网状况、VoLTE建设投入等因素,梳理了中国电信部署VoLTE的关键点如下:
 
1)密切跟踪其他运营商的VoLTE业务商用计划,关注其融合通信业务“新话音、新消息、新联系”的商业模式和业务体验。充分预测和分析其对中国电信的竞争冲击,制定中国电信VoLTE商用计划。 
 
2)为了解决LTE站址和节省站点建设投资,中国电信利用800M频段作为LTE广域覆盖层,获取次800M频段作为优先的VoLTE频段。
 
3)节省VoLTE核心网投资,升级改造现网IMS网络支持VoLTE,建设固移融合IMS核心网。
 
4)建设LTE的精品网络保证有效覆盖程度。同时根据建设节奏,可以考虑通过VCC(话音连续呼叫)方案来提供VoLTE话音连续性, 保障用户业务体验。 
 
5)CDMA网元不做升级改造投资,保证现网业务稳定。VoLTE继承现网语音基本业务、增值业务、 重要的智能业务,不需要完全继承所有业务。 
 
中国电信建设VoLTE网络的主要工作
 
面向未来VoLTE的业务部署涉及到芯片、终端、网络、运营等方方面面,规模商用更需要电信运营商、设备供应商、手机厂商、芯片厂商等产业链各方的协同发展。这里只简单讨论关于网络建设方面,考虑了下面几项主要工作:
 
1)IMS建设和改造,满足VoLTE新增的接入控制、业务路由、漫游能力需求,包括升级现有IMS网元。
 
2)融合数据库改造,升级改造HSS支持融合演进特性,兼容EPC HSS, VoLTE IMS HSS, 固网IMS HSS。终端用户支持不换号发展VOLTE 业务。
 
3)信令网建设和改造。改造TDM STP为IP STP,支持固定网络和VoLTE IMS网络互通。建设和升级DRA信令网,满足VoLTE会话绑定及省间漫游需求。
 
4)业务平台及智能网改造,支持VoLTE继承现网的主要增值和智能业务。
 
5)传输和IP承载网改造,支持用户基于IPv6地址接入,满足VoLTE用户QoS需求。
 
6)LTE无线网升级改造,配置VoLTE相关的无线优化增强功能,包括RoHC压缩、DRX非连续接收、TTI捆绑、SPS半静态调度等特性。
 
7)业务支撑及网管能力建设,支持VoLTE相关的业务发放、计费,支持VoLTE相关新增网元的网管。
 
VoLTE是全球主流移动运营商的语音业务演进目标,2014年国内外VoLTE商用将进入发展的快车道。同时,VoLTE网络部署和业务商用又是一项技术复杂、规模浩大的系统工程。VoLTE对中国电信而言,此时此刻可谓是进入了任重而道不远的重要阶段。

本文原创地址:http://www.nicaikj.com/article-1075.html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