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尼采手机官网! QQ登录 新浪登录 免费注册

打车软件的利弊引争议

 

 3月6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北大厅,记者和其他一百多位媒体同行等到了交通部部长杨传堂。
 
   还没等杨部长站稳,记者们就一拥而上,争先恐后向他发出问题。
 
   “杨部长,现在各地对打车软件的争议很大,作为出租车行业最高主管部门,交通部对打车软件的看法是什么?”经过努力,等候许久的记者抢得一个提问的机会。
 
   杨传堂酝酿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希望大家耐心地等待,我们会尽快对打车软件进行规范,找出一些指导性的意见,从而使它更好地为人民群众服务。同时通过我们的智慧交通来服务大家。”
 
   其实,自从2014年年初打车软件开始大规模进入出租车行业之后,杨传堂主管的交通部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政策问题,而是出租车行业受到互联网方式影响之后涌现出的种种变化和问题。
 
   这些问题让管理部门、出租车司机、普通消费者、软件公司都卷入其中,对整个行业的管理和发展也提出了更多更高的要求。
 
   打车软件是不是依靠巨额补贴支撑着一个虚假繁荣的泡沫?过分追求额补贴是否导致出租车管理失控?打车软件是否让出租车存在巨大安全隐患……
 
   2014年,后打车软件时代的是与非正向我们逼来。
 
一个重庆司机和他的打车软件
 
   本报记者陶源 特约记者 郑可清
 
   
   2014年3月3日凌晨5点40分,重庆市江北区华新街桥北村,床头的闹钟还没有响,李卫华就已经醒过来了。
 
    这是10年出租车生涯的老习惯了,每天到早上6点左右,就再也睡不着,甚至大年初一都是这样。
 
    走到楼下,开夜班的张师傅已经将车子停在那里,事先约好的记者也在那里等着李卫华。
 
    李卫华跟记者打了个招呼之后就一头钻进驾驶室,没有立即发动出租车,而是拿出两部手机放在方向盘旁边的支架上面,不太熟练地在屏幕上点击了两下,手机屏幕上很快出现了“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的登录界面。
 
   刚开到观音桥中医院,很快“嘀嘀打车”界面上出现一个订单:“从观音桥未来大厦到大竹林康庄轻轨站”。
 
   正好在自己附近,李卫华立即点击“抢单”,拨通手机与对方取得联系:“你好,你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我就在海关旁边。好,我马上过来,两分钟
。”
 
揣着软件说明书的司机
 
    就在2个月前,李卫华根本不知道打车软件是什么,甚至没用过智能手机——手里的联想TD88t还是两年前办手机套餐时运营商赠送的——这对于一个54岁的中年人来说也很正常。
 
    同车的张师傅先于李卫华使用了打车软件,每次都是赞不绝口,而且周围越来越多的司机同行用起了这个东西,有时候中午吃饭,司机们讨论都都是“今天快的或者嘀嘀的补贴是好多”、“今天用软件又拉到了多少单子”之类的话题。
 
    “那时候我真是有点心动,又有点犹豫:毕竟自己都50多岁了,手机软件这种东西对年过半百的自己来说显得有些太高科技了,万一使用不来怎么办?”李卫华说。
 
    但看着身边使用打车软件招揽业务的出租车越来越多,李卫华终于下定决心购入一款智能手机,加入打车软件的行列。
 
   一个星期日中午,在五里店万丰加气站出口处,移动公司和快的打车在这里联合搭起了一个帐篷,现场办理流量套餐和打车软件审核业务。
 
   李卫华拿着移动公司的宣传资料看了半天,又专门咨询了张师傅,最后选定了一个68元的流量套餐,拿到了一款5英寸屏幕的酷派8195手机。
 
   为了熟悉打车软件,李卫华专门在车上准备了一叠关于软件使用的资料,包括如何使用支付宝和微信支付。
 
   李卫华拿出一叠资料给记者看,“这上面全都是教我们如何使用打车软件和支付工具,我都是按照上面说的一步一步操作。”
 
   如果没有出车,他就让女儿教自己使用触摸屏的智能手机,尽快熟悉这种新的数字工具。
 
   李卫华开着车很快在未来大厦附近找到了发送订单的孙先生。孙先生刚上车就给李卫华说:“师傅,你也有快的吧?”李卫华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孙先生就马上用快的打车发出一个订单,同样是从“观音桥到大竹林”,李卫华也第一时间抢下这个单。
 
支付车费又多赚了一笔
 
   孙先生是一个20岁出头的年轻人,他看到坐在出租车后排的记者时楞了一下,得知记者是在做新闻调查,反而显得很激动,滔滔不绝跟记者聊了起来。
 
   在孙先生周围,很多朋友都在使用打车软件,关键是费用大大降低,至少比以前节省一半的车费。以前孙先生外出都是坐轻轨地铁,现在打车软件出来了,更多时间是打出租车了。
 
   “早晚高峰期的优势很明显,以前这个时段你别想打到车,现在软件一点,有60%的几率能招到车。”孙先生说。
 
   10分钟之后,李卫华开车将孙先生送到了目的地,车费为30元,孙先生在整个乘车过程中先后用“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各支付了车费15元。
 
  由于3月4日之前嘀嘀打车的补贴为12-20元/单,快的打车为13元/单,这样实际上孙先生只花了5元钱的车费,节约了足足25元钱。而在非高峰期两款打车软件的司机补贴均为5元/单,由此李卫华也获得了总共10元的补贴,相当于收了40元的车费。
 
   孙先生下车之后,李卫华很是感慨了一番。
 
   “现在的年轻人比我聪明得多,开始我还不会用这种方法,后来有年轻乘客上车之后,很惊讶地说,‘师傅,这种多收钱的方法你都不会呀,真是太落后了。’于是就逐渐学会了这种分别支付的方法,专门去多买了一个手机。当然多赚的钱也不多,但能多一点是一点,没有人嫌钱少的,何况我们这些开出租车的。”
 
   补贴的影响是巨大的。每天在的士餐厅或者串串香吃宵夜时,出租车司机的一个新话题就是如何获得更多补贴,李卫华很快也参与其中,他简直觉得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
 
   为了最大化获取软件公司的补贴,各种各样的取巧方法层出不穷:什么分段支付法、虚拟订单法、高峰期组合法……让李卫华看得眼花缭乱。
 
    “这样会不会让出租车行业的风气不好,大家都去追求不劳而获,尽想着歪门邪道去骗钱。”记者问。
 
   “有些方法我也觉得有些离谱了,这不是骗钱吗?可大家都是这样做的,也就习以为常了。
 
   更何况我们这些开车的也不是什么道德高尚的群体,大家都不过是为了混口饭吃,只要不违法乱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何况人家软件公司愿意给这个钱,未必我们还不收吗?”李卫华摊摊手说。
 
   刚刚从大竹林出来,快的打车软件又跳出一个订单:“从南桥寺到凤天路重庆市图书馆,加价3元。”
 
   李卫华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去抢这个订单。
 
   “这是个大单,为何不抢?”记者有点疑惑。
 
   “石门大桥高峰期太堵了,走内环也快不起来,还是算了。”
   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打车软件带来的一个意外好处是他们可以“合理”拒载了,不像被路边乘客拦住,就必须载客,否则容易被投诉。
打车软件带来的不仅是补贴
 
    不可否认,由于打车软件公司不断加大补贴力度,使得出租车司机使用了打车软件之后,最直观的变化是增加了业务量和月收入,这一点李卫华感受很深。
 
    以前出租车司机最怕的就是空车转,上一个乘客和下一个乘客之间的空闲期越长,浪费的成本就越高。打车软件正好大大缩短了这个空闲期,让司机在一定时间段内接到的业务量更多。
 
    “收入应该是增加了吧?”记者问。
 
   李卫华想了下,告诉记者:“如果不算补贴,每个月比以前多了1000元左右,主要是接的单子比以前多了。每个月打车软件的补贴在2000元上下,那么总共比以前多收入3000元。当然这也不是纯收入,这里面你还要去掉手机流量费,每个月200元左右。”
 
   李卫华说自己还不算高的,他有个亲戚也开出租车,身上同时带三个手机,每个月光是补贴都能赚3000多。
 
    但是打车软件带给出租车行业的远远不是收入上面的变化,它影响了这个行业更多的方面,有积极的,也有消极的。
 
    最初使用打车软件揽客的日子里,李卫华就感到了载客流程上的不适应。
 
    以前的流程很简单:看到路边有人在招手,直接踩刹车停住,然后乘客上车立马开车出发,到达之后收现金,开始下一次揽客。
 
    现在使用打车软件则大大改变了这个流程:首先需要先抢单,然后电话确认乘客具体位置,将乘客再到目的地后还要通过手机确认车费是否支付到自己账户中。
 
   李卫华发现,如果说以前开出租车是费力气的话,现在用打车软件不仅是费力气,而且费脑子,光是考虑抢什么样的单子都要耗费一些精力,某种程度上甚至是要一心二用,对于他这种上了年龄的人来说还真有些压力。
 
   “安全会不会是个隐患,开车看手机毕竟不太好。”记者问。
 
   “不好说,我们老司机倒没什么,一些新手可能会有这方面的问题。”李卫华说安全问题同样也是打车软件带来的争议。
 
   中午12点左右,菜园坝一家出租车司机餐厅,电视里正播放着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两家软件公司先后降低补贴的新闻,引起正在吃饭的司机们一阵低声议论。
 
   “对你们会有影响吗?”记者问。
   李卫华耸耸肩:“大不了不用呗。以前没用打车软件还不是过来了。”

本文原创地址:http://www.nicaikj.com/article-816.html
更多